七月七日长生殿

首页 听说你想勾搭我? 心灵世界入口() 归档 RSS
1/8

大师兄大师姐这是什么成年人擦枪走火的爱情 陪你从黑铁到王者吗 你说想在美服黑铁笑还是在韩服王者哭

🐴🐍台湾早期言情实锤了 这谁顶得住啊.jpg

给枪太太的图配文

“如果你所谓的‘挑战’仅仅如此,那也实在是太过无趣了。”白鸦单手撑着下巴,低头审视棋盘,随意地在一处白格上落子。 “可不能这么说——‘我。’”诡诈师指尖捻着一枚已经被吃掉的棋子,饶有趣味地以马头敲击水晶质的棋盘,“你应该很清楚:尘埃落定前,谁也猜不到结局。” “但这已经是死局了。负隅顽抗不过是耽误时间。”他推出最终的杀手锏,向后倒去靠在椅背上,懒散地抬眼看向魔术师,“还不肯投降吗?我赢了。按规矩,把属于‘我’的一切还给我。” 诡诈师皱了皱眉,手指在半空中比划着棋路,最终无奈地叹气。 “好吧——你确实是那家伙的产物。”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意料之中地瞥见白鸦眼神一沉,“我虽然擅长把戏,但也是言出必行的。你很快就能回到现实世界了。” “那还等什么?”已经在这不知何处的虚拟空间里耽误了太多时辰,白鸦现在只想回去睡个好觉。 “别着急。我说过,不到最后,一切都是未知数。” 魔术师打了个响指。 面前精致昂贵的棋盘突然爆裂在白鸦面前炸成璀璨的碎片。他本能性地双臂挡住面部试图自我保护,犹如鬼魅般的“自我”之声却不知何时窜到了他身后。 “真正的游戏,现在才开始。” 白鸦从床上猛地坐起身来。

下播开始双排 实力遛粉 我好气

占个tag 给大嘎安利一下微博@幸福电竞bot 新开的点歌栏目能笑死我

【All鸦】INSIDER

第六章 当所有的可能都被否定,最后剩下的那个,即使再荒谬也是答案。 白鸦什么也没有找到。 从某方面来说归根结底是他年纪有限资历浅薄——毕竟不是每个人拯救世界的高中生。互联网带给他的信息360°无死角地描绘出一个为人类的心理健康研究做出伟大贡献的男人,为了治疗自己女儿的腿疾披星戴月出入研究所,每日兢兢业业十年磨一剑,终于研发出了这款系统。而代理发行商是微笑公司,一个大家都很熟悉的业界大佬,可挖掘的东西并不丰富。 沉浸式的治疗体验能够让患者身处其中产生以假乱真的错觉,从而依靠强大的内心克服恐惧,在现实中激发出力量治好疾病——这在过去的医疗史上并不是没有先例:植物人一直被亲人呼唤最终醒来,或者是绝症患者靠着乐观积极的心态多活了远比预测更长的年岁。但那些对人类内心的心理素质要求太高以至于只是极个别案例,而“心灵世界”这个系统却能够依靠类似VR的虚拟环境调动患者的身体机能,即使是那位年岁不大的小女孩也可以轻易接受。 但正是太过真实的环境对白鸦这个四肢健全五感正常的成年人造成了认知障碍。如果说患者需要被这善意的谎言欺骗,在虚构的世界中自由自在地生活从而达到治疗的目的,那么完好无损的他要如何去证明自己所在的世界是现实还是幻想? 白鸦喜欢玩游戏,但并不喜欢被游戏玩。《INSIDER》的内部环境是完全按照他的思想建造的,他有理由相信自己绝不是唯一一个产生迷茫的玩家。直接在评论里警醒正沉迷在冒着粉红泡泡恋情中的玩家不太现实,白鸦思来想去,决定还是从游戏里面找线索。既然口袋妖怪有公司把本部藏在了游戏里这种彩蛋,换个角度想,在《INSIDER》里对应的位置也许会有白鸦想要的东西。 如果那冠冕堂皇的故事句句属实,白鸦有理由相信一个为女儿健康竭尽心力的父亲不会对他人抱有如此大的恶意。但这也并不能解释评论里目前有一些玩家高到恐怖的游戏时间。就算是白鸦,累了也是得睡觉的。因为游戏里的时间流速与现实同步,所以,如果在游戏里进入了睡眠,系统能够引导玩家自己的大脑也进入休眠状态。这样,玩家就无法意识到自己应该退出游戏,而是会在游戏中自己的家(存档点)开始新的一天。而如果长期这样循环,玩家就会忘记“游戏”的存在,而将《INSIDER》真的当成了现实——毕竟,能够满足自己愿望的世界有什么不好呢? 信息太多让他的脑子有点乱。白鸦定了定心神,看向手边的头盔。还真是符合《INSIDER》这个名字啊。人类内心深处求而不得的欲望。 思索了一下,白鸦拉开书桌的抽屉,一个小小的游戏手柄项链出现在眼前。他小心地戴上项链,感受金属制品贴在胸口的触感。如果有一个区分物来辨别现实和虚拟,应该就不会陷入混乱了。 他再次打开了游戏。 醒来的时候他正躺在自家床上,阳光从窗帘缝隙中洒进来在地上铺满了光斑。白鸦忆起他约好了和怪盗他们一起去看游戏展,匆匆忙忙翻身起来,发现床头已经有了两个未接来电。 他一边穿衣服一边回拨过去向对方道歉,怪盗那边似乎并不怎么生气,只是说他们也还在来的路上让白鸦做好准备便是。 一切东西摆放都如他熟悉的一般,白鸦怀疑这个游戏涉嫌侵犯他人隐私。整理好着装再带上必备物品——这次可不能忘了钥匙,白鸦匆匆跑出门。 怪盗的车一如既往停在固定的位置,车窗摇下来露出的是诡诈师那张贱笑的脸。白鸦一边心想着这个吸血鬼为什么不会在阳光下化成青烟这种毫无逻辑的黑童话,一边和他背后的怪盗示意性点点头,拉开了车门坐到了后排。 诡诈师转头笑嘻嘻地朝他打招呼,“你会同意让我来,还真是出乎意料。” 白鸦不屑地撇了撇嘴:“看你可怜罢了。”。他总不能说自己是为了测试游戏数据。 “哦?”诡诈师把手里的纸牌玩得上下翻飞,“我可以理解为你对我心软了吗?” 白鸦愣了下,随即一脚踹上了前面的椅背。力道震得诡诈师手一晃掉了两三张纸牌。 “喂喂轻点,这车可是很贵的。”他虽然在抱怨,却完全没有半丝不满的样子。白鸦拳头打在棉花上,也没了跟他斗嘴的心思。他突然想起,低头看了一眼胸口,没有那条项链。 有的时候如果靠思想不能判断,就只好靠冰冷的物质了。与他打闹的人动作语言和声音都太过流畅,实在是找不出一丝一毫的漏洞。 如果生活中真的存在这样的人…… 不,白鸦,不要想了。 与以往的强行转向不同,今天怪盗意外地没有多言,安安静静开他的车。虽然这挺正常,白鸦却有点莫名的担心。但他生来不是会主动挑起话题的人,犹豫再三,低下头老老实实玩手机。 他在《INSIDER》里活动的时间并不长,但手机却似乎比他还要聪明。一切基本手机都有的功能里面都有。特别是一个收集微笑的应用——一看就是微笑公司的广告植入。与现实中的那个微笑手机轻微不同,此处的收集是只要对准某个人拍摄,就能够显示出他的资料。这不得不让他再次联想到了口袋妖怪的图鉴——这也算是彩蛋了吧? 如果拍一下诡诈师或者是怪盗会怎么样呢……当面要求虽然他们多半会同意,但是显得尴尬。而且他也不太知道该怎么掩饰自己与他们不同的事实。 还是一会在游戏展上偷偷找机会吧。 白鸦找到诡诈师那一栏,果不其然,上次去同吾山成功激活了诡诈师的背景信息。他想到插在书桌花瓶上的那朵野百合,不得不承认还挺好看的。如果换个人,和尚讲的小故事会有助于女主好感度up。但他为什么在里面除了兄弟俩相亲相爱之外听不出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跳到怪盗页面,信息还是没什么动静。如果那天去了其他地方,也许就能刷到怪盗的好感了吧……不过游戏没有回头的机会,选择只有一次。 “到了。”是怪盗的声音。不知什么时候汽车正停在展馆的后门。 白鸦正想开口解释说他的票得从正门进入,却看见怪盗从座位间的储物箱里取出两张工作证。 “这是……?” “想给你个惊喜。”怪盗微微一笑,“我和诡诈师之前受到邀请,会来参加这次《里界大战》的表演赛。但是诡诈师昨天才在表演上露了脸,如果以游戏玩家的身份再度出面,或许会引起不小的骚动,到时候让我们和主办方都很难办。” “那……”白鸦偏了偏头示意他没听懂。 诡诈师倒是毫不关心地把工作证丢给他,“就是让你替我出面啊。平常这么聪明的,这时候怎么想不通了?” “代打?”换成专业名词让白鸦理解得快一点。 “要这么理解也可以。”怪盗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就当是帮我一个忙,怎么样?” “可是……”白鸦犹豫了一下,“要是被人发现的话……” “我说,怎么可能。你和我可是一模一样的啊。” 白鸦心中一惊。他对于数据够成的诡诈师不应该只是一个模糊的【形象】吗?只要按照剧本演下去就可以了,为什么还能察觉到这一点? “更何况,对面也不是什么能够轻松解决的人物哦。”诡诈师眯起眼睛,“表演赛就是为了让大家看个爽的。你不会怕了吧?” 车厢里短暂的沉默。 “你就看着我怎么超神吧。”他一把夺过工作证。 “哦呼~”诡诈师吹了个口哨,接过白鸦递过来的普通票,“那我就等着看好戏了。” ——TBC—— IG牛逼 我好快乐 希望OW中国队加油 说起来这篇All鸦也可以理解为“全部都是鸦”没毛病

如何利用AO3与WriteWords结合背单词

宛若琉璃: ——充分利用在线词频统计网站带你走向人生巅峰 (本文作者已经彻底放弃治疗) 众所周知,著名英语学习网站AO3能够有效扩大读者的阅读量与词汇量,以对CP的爱作为动力有时甚至可以达成一天超过6小时、8小时乃至12小时的沉浸式阅读成就,长期坚持会发现个人的阅读速度、英语语感等均有显著提升。 但毕竟不是所有时候都能进行这种长时间在糖堆上打滚的行为耗时颇长且效果短期内不太明显的英语阅读练习。从手机或平板屏幕前抬起头来,包括作者本人在内的一部分人就会发现三次元正在通过各种死线露出不怀好意的微笑,至于接下来是通宵还是通宵还是通宵……反正选一个就好。 那么如何在畅游在AO3的宝藏之海课外自主英语拓展阅读与现实生活中语言水平快速提高的需求中找到平衡呢?今天,我们要推荐一个免费在线词频统计网站WriteWords,该网站可以辅助你快速(?)统计全文生词,评估词汇水平,增强阅读记忆效果。如此一来,背单词与大口吃粮拓展阅读同时进行,岂不美哉? 下面让我们看一下具体应用: 以Stealth_Thyme的Superbat Big Bang 2017活动文 Saudade为例,这是一篇词数约20000+的作品,文字温柔优美,情节舒缓迷人……好的让我们将话题拉回来,现在,将其两万字的全文复制至WriteWords上Paste Your Text的文本框内,然后点击Submit提交。如图: 结果出现一张长长的列表如下: 表格按词汇频率出现高低排列,让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全文共出现1053个the,545个a,至于几百个he,his,to,of等等等等不再赘述,Bruce出现315次,Clark出现214次——作为一篇Bruce主视角的文是理所应当的——但这就又扯远了。 乍一看这样的统计简直毫无X用,然而如果我们将这张表格复制进一个新建的Excel文档后,情况又有所不同。 我们可以看出按照WriteWords统计结果,这篇全文20147词的文章共由4189个不同词汇组成,其中还包括比如accepted与acceptance这种同一词汇的多种形式,再除去人名地名,理论上说,读者达到4500词汇量(大学四级所要求的也就是如此)就能无障碍阅读全文——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像作者本人这样的大多数非英语母语使用者无法保证自己的词汇量能够精准覆盖原文作者所使用的所有词汇。于是下一步我们便可以进行手工筛选,在excel表格中标出自己不认识,或感到较为陌生、不看上下文猜测意思比较困难的词汇。 在这个步骤中,经快速浏览发现,词频在3(包括)3之上的文中高频词汇大都是非常简单的词汇,基本上一眼扫过就可确定能直接删除——这样就删去了4000词中的将近970词,余下部分差不多平均每15个词左右会出现一个生词。经过花去了半个小时上下的标红,反选删除后——一张全新的,剩270词左右的表格就此出现,随便从中截一下图: 好了,除了暴露作者本人可悲的词汇量之外如果还有人没关掉页面,耐心看到甚至同样进行到这一步后,下一个步骤就是查询字典,将这些词的中文释义(和感觉值得随手记一下的相关词组)以各种喜欢的格式输入旁边的列表中: 就这样,在两个小时之后,彻底弃疗的本文作者成功为Saudade这篇文建立起一个个性化的生词库,而以此类推,就算每三天看一篇文总结背诵200词,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就能背诵两万单词,坚持5年我们就拥有了超过10万的词汇量,勇攀英语学习巅峰…… 当然了,以此类推之后都是玩笑话,现实中我们大概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能够每三天对一篇20000字的同人进行一次语料归纳筛选——但是,在对多篇文进行相同流程的处理之后,我们便能够亲自总结而不是依靠字典或单词书统计出自己常见而并不熟悉的高频词汇,而且通过简单操作表格,我们便能储存下生词,逐渐建立起个人独一无二的单词数据库。相对X山词霸等软件的随手划词后转瞬就忘,亲手输入释义则进一步增强了记忆效果。此外,在建立词库并复习/预习(取决于是否先通读过全文)一篇文章的所有生词后,阅读流畅程度必然会显著提升,所带来的不必隔两分钟打断阅读体验,毫无障碍一气呵成的阅读感觉也会让人沉浸在CP世界中流畅的文字快感中。 或许,这种做法不失为一种将枯燥的单词记忆与个人大口吃糖兴趣爱好相结合的的可行办法。最后,无论在AO3上大家是在放松玩耍还是抱有希望同时提高外文水平的目的或是像作者本人一样该吃药丸,祝大家都在萌CP休憩之余能够有所收获吧。

【记梗】

某张未发布的图的背景故事()

【双白鸦】万圣节短篇(云霄飞车后续)

没有正戏应该是不会被屏蔽的但我还是为了安全起见走一波 本来是为了配合太太的万圣节贺图 后来想了想就借着上次云霄飞车的背景写好了() 前情提要点我 也许拿着这个背景去写个小中篇……

【all鸦】INSIDER

第五章 太奇怪了。白鸦取下头盔打了个哈欠,拖着疲倦的身子趴在电脑前浏览新的信息。 随着时间的推移,玩家们提供的案例也越来越多,但那些对于他而言没什么参考价值。白鸦将新获得的内容整理成文字,向客服发出邮件。就在他准备关闭电脑睡觉去的前一秒,信息栏跳出一个气泡,是客服发来了回复。 程序员也是有人权的。白鸦瞥了一眼屏幕右下角的时间叹口气,双击提醒。 【您的信息已经收入资料库中。在游戏过程中,玩家有时会收到系统提供的道具。如果能在正确的时间点使用,会有事半功倍的效果,请小心对待。】 果然是刷到了支线任务。白鸦打开手机扫了下朋友圈,女同学已经兴高采烈地将自己的经历po到了网上,下面跟着一大片羡慕嫉妒恨的评论。 对方的剧情果然是套路少女心。在游乐园里丢失了手机,跑到失物招领处去却发现有个帅哥正等在那里,道谢并交换了联系方式,第二天就被人约了出去…… 真是没营养的桥段。白鸦在心头翻了个白眼。不过从另一方面来说,这才是一个乙女游戏该有的样子吧。 反观他自己——白鸦觉得自己该举报消费欺诈,他玩的可能不是恋爱而是推理游戏。无论是怪盗还是诡诈师,所留给他的印象都与过去的形象截然不同。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看来这便是游戏交给他的任务。白鸦随手翻出一个小本,潦草地记下几个数字。 即使是新型ADV也是套路的ADV,万变不离其宗,在游戏里白鸦明显地察觉到了几个具有强烈分支性的选项。他本意挑看起来更难操作的诡诈师线路,出乎意料的是,无论他怎么选,都始终无法和诡诈师产生直接联系——在之前玩过的galgame里这可是大忌。如果不能把妹子单独拉出来约会,就无法提升好感,现在即使是在乙女游戏里也应该如此。但他即使有心接触诡诈师,中心人物却始终是怪盗。 该不会是出bug不允许他推这条线吧。过载的信息在大脑里四处乱撞,白鸦撑不住困意,决定观察一段时间再上报给官方,起身昏沉沉地栽进床里,用被子裹成一团睡了。 第二天睁开眼睛的时候已是日上三竿。 炙热的盛夏里白鸦难得有出去走走的意思。“心灵世界”仿真力太强,容易让他生出一天有48个小时的错觉。如果不触碰到具体事物,很难让他分清这是假象还是真实。 推开大门时热浪铺面而来,白鸦差点反悔。这是为了更完美的游戏做准备,他自我安慰道,跨出了门槛。 啊不行果然还是在家里躺着吧。 在凉爽的空调屋和烫得能煎蛋的大街上白鸦挣扎了一下,掏出手机打开了联系人列表。 “所以为什么你连两条街的距离都要我来接啊!” “光说你刚拿驾照,要多提供练习的机会。”白鸦面不改色拉开车门系上安全带。 “她还真是不折腾我不舒坦……”堂抽了抽嘴角,“要不是我恰好在附近,你自己还没走到那里就化掉了。” 其实就算他不在这附近也会跑过来的。白鸦对体力笨蛋热心肠过头的性子心知肚明。“走吧,老地方。” “我不记得最近发了什么大作。”堂发动汽车,多亏是大热天,愿意出门的行人并不多,否则再遇上堵车就是火上浇油了,“你去游戏店干嘛?” “……情报调查。” “这是现实请你用正常人的方式说话!”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明明是习以为常的吐槽,白鸦却陷入沉思。他悄悄用指甲在皮肤上划出一道印痕。有痛觉。但这没有意义——心灵世界是对五感全方位的模拟,这种古老的方式已经没办法证明周围是不是数据营造的虚拟环境。会不会有一天,真的有人将心灵世界当成现实世界再也无法离开?当一切愿望都能实现的时候,苍白贫乏的“真实”与光怪陆离的神奇幻境相比毫无吸引力。 他目前还未能将两者混为一谈,是因为《INSIDER》世界与他过去十八年的记忆里有一些偏差。比如他和秋葵他们并不在同一个年级,亦或同吾山湖水方位的变化,再者,如女同学的朋友圈中并不存在的游乐项目。 这或许是制作者别出心裁提醒他们不可沉迷的方式。 “醒醒,到了。”堂突然拍了下他肩膀。白鸦猛然抬头才发现他们已经到了游戏店门口。大屏幕上正播放着《INSIDER》的广告。旁边还写着免费试玩的字样。白鸦有心想换个账户证实一些事情,然而看了一眼望不到头的小姐姐队伍便打了退堂鼓。 “《INSIDER》啊……你是在关注这个吗?” 白鸦瞟了他一眼,“你怎么也知道?” “别说得我像是很落伍的人好吗!”在白鸦的冷眼下堂举起双手投降,“好吧好吧,是光告诉我的。” “光也会去玩那种东西?”白鸦假装不经意地从柜台上顺走一份宣传单,面不改色。 “其实是零音的。黑花撺掇零音要体会少女的秘密——啊先说好我不知道她们搞什么鬼名堂。然后光去她家里玩的时候体验了一把,回来之后就一直鬼鬼祟祟的。” 白鸦踮脚从货架高处抽出一盘卡带,“接着。” “2K19?你不是买了吗?” “你的生日礼物以及情报费,够不够。” “英雄是不会为这点蝇头小利而屈服的!” “追加一盘AC奥德赛。” “爸爸您还有什么要求吗!” “起来起来,众目睽睽下抱大腿你不丢脸吗Hero。”白鸦踹了下堂胸口,“去问问光在《INSIDER》里看到了什么。” “你为什么会玩那个……”堂在白鸦冷冷挥了挥手里的游戏卡带时迅速闭嘴,“不过这可能难度有点大。” “Why?” “老姐这几天看到我就躲,晚饭一吃完就立刻匆匆往房间跑。我好几次想跟她说话都被避开了。” “也许是在里面看到你裸奔了。” “不要一脸淡定地说出这么恐怖的话啊!” 玩笑般地将事情略过,在堂终于妥协替他去打听另外几位女孩的游戏体验后,白鸦才前往柜台结账。 “等下……所以你自己什么都没买?” “你才发现吗。” “那你说的情报调查……” “已经搞定了。” “你到底做了什么啊!” “那不重要。”白鸦关上车门,突然想起什么,敲了敲玻璃示意堂把车窗放下,“你还记得我们那个女生吗?和光在今年元旦晚会的时候合唱过的。” “哈?哦你说她啊……前几天我还听说她约光出去玩呢,第二天老姐就跑零音家里去了。有什么事?” “只是记得让光提醒她把薯片寄到我家里。”说完白鸦便向电梯走去。 “我不是你保姆啊!” 知道卡带足够堵上他的嘴,白鸦把好友的大呼小叫抛在脑后,掏出钥匙开门。所谓的情报费不过是顺水人情,多个眼线观察其他人的情况才是真正的目的。若是真如之前猜测有人沉迷于心灵世界中无法醒来,他至少不希望是身边的人。 白鸦坐在电脑前抽出口袋里的宣传单,将末尾的公司信息输入搜索栏。 他要看看对方是何方神圣。 ——TBC—— 最近有任务要忙 鲁迅全集郭沫若全集什么的……更新会大幅度减少 好想看诡诈和怪盗的孩子气战争手书哦(躺倒) 这篇文没有堂白 虽然我还挺感兴趣的……

【all鸦】INSIDER

+++++接第4章同吾山+++++++ 山谷间的凉风掠过发梢。对怕热的白鸦来说,同吾山是个不错的避暑地点。 坐在公车上晃晃悠悠过来的路途中他心里抱怨过为什么不能一键传送,不过考虑到还原性又默默咽下这口气。此时游戏时间与外界一样正是初夏,白鸦在遮天蔽日的林荫中踏着浅浅的青草前行,倒也不觉得疲惫。 之前怪盗提到他上学的时候顶头总是有人压他一筹,白鸦心中很难得不浮现笑面狐狸和她身边那只忠犬。没想到游戏已经将他生活中的人也一并投影进来,难不成…… 某个猜测在脑内如一道惊雷劈过,随后又被他自己摇摇头放弃。 没用的,和未来的自己恋爱——不是我疯了就是系统疯了。白鸦自嘲地撇撇嘴角。而且他是独生子,如果怪盗是白鸦未来的形象,那诡诈师是从哪里来的?他就像病毒一样不断破坏着自己游戏进程,而白鸦还不断受到他的影响。 虚拟的湖水透明清澈,倒映着蔚蓝的苍穹。白鸦俯下身将手掌浸入水中,沁人心脾的凉意传达到大脑。此起彼伏的蝉鸣绕在丛林间,随着他靠近的脚步声消弭无踪。 山里见不到人影,这与白鸦的常识相悖。同吾山虽然远离市区,周末却是不错的踏青圣地。而且这恰好也从另一方面证实了猜测——在这里,一定有他想要的东西。 凭借记忆,白鸦循着山路向山顶走去。 古旧的木门吱呀一声缓缓被推开,缭绕檀香浸染了白鸦的嗅觉。 “好久不见,小朋友。”寺庙的主持背对着他闭目禅思,“距离你最后一次踏足已经有十多年了。” 白鸦愣了愣。“不,这里是我第一次来。” “哦?”老和尚略感惊讶,“也许是老夫年事已高的缘故,将你错认了。不过十多年前确实有人与你的气息一模一样。这很奇怪……即使是双胞胎,也没有完全一致的存在。” 白鸦在心里比对了一下诡诈师和怪盗,默默点头同意。“能和我讲讲他吗?” “当然。故事有些长,还请在蒲团上稍作休息。”老和尚捻动佛珠,“你的心中有无法解答的困惑,希望我能帮到你些许。” 还带特定地点触发的。白鸦在心里吐槽,走到老和尚身边盘腿坐下。长者轻敲木鱼,娓娓道来。 说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这点对于深川市夏日的气候也是一样。临海的深川市受到季风的影响忽而艳阳高照,忽而瓢泼大雨。狂暴的雨点砸在不知年岁的木制建筑上令人听得胆战心惊,云游和尚从蒲团上起身,决定关上寺庙大门。 这样糟糕的天气,不会再有香客了。就在门缝合拢的前一秒,一位浑身湿透的少年突然冲了进来。 “啊……抱歉。”他双手撑着膝盖连喘几口气,才想起自己打扰了对方,“雨停了我就走。” “无妨。”云游和尚双手合十,“佛曰:坐亦禅,行亦禅。我舍于你今日避雨地,也是我的修行。” 少年微微躬身表示歉意,将湿淋淋的外套脱下来搭在寺庙边缘的栏杆上,雨水很快就在下面汇成了一小摊。他随意地拧了把头发,看着流入袖口的湿痕啧了一声。 云游和尚默不作声地观察他的动作,在少年无精打采地倚着木墙坐下时终于开口。“施主有何烦恼?” “唔?”少年睁开半边眼睛瞟了他一眼,“我没事。” 云游和尚微笑着摇摇头,“你穿的是深川中学的校服,而现在是行课期间,所以你必然是正在逃课。但你没有选择去繁华的地铁站,却跑到我佛门清静地,可见你逃课并不是因为贪玩。最后,你是深川市人,应该很熟悉深川夏季的气候。然而你却没有带伞——很显然,你走得很匆忙。”他没继续说下去,和蔼地看着少年。 “明明是个和尚却像侦探。”少年打量了他两眼,“好吧,你赢了。我确实在逃课。” 见他承认,云游和尚也不着急,坐回自己的位置,拍拍身边的蒲团示意他坐过来讲。没想到少年却摇头,“我身上还是湿的,会弄脏。” 虽然是个气焰有些嚣张的小鬼头,但在某些方面教养意外地好,云游和尚没有强求他。 “其实不是什么大事。”他用鞋尖踢打着外套下的水洼,“我哥管得太宽罢了。” “你的父母呢?”云游和尚有些疑惑。这个年纪的叛逆少年他见得多了,比这孩子还桀骜不驯的大有人在。见他的行为,家中应该管得较为严厉才是。 “去国外了。”少年拨弄着指甲,“除了每月卡里多出来的余额我不知道还有什么能证明他们的存在。只有我和我哥住在一起。” 实际的监护人是兄长。被没大自己几岁的人训了,不高兴也是正常的。云游和尚了然地点点头。“你和你哥哥有什么矛盾吗?” “嘁。简单来说,前几天学校的表演,我在道具上动了点手脚想让破坏一下他的完美形象。没想到那家伙比我还精,被他发现了,最后没弄成。”他一拳忿忿砸在栏杆上,“结果不知道哪个混蛋给他告密,被他知道是我干的。结果全校数一数二的好学生课都不上说要来揍我,我就赶紧跑了。真是的,那家伙对女孩子绅士到让人想吐,对我怎么就这么残暴!” 明明已经是个小大人,在对待兄长的事情上却意外地孩子气。云游和尚摇摇头,“我不认为你的兄长在生气。”以这孩子的性格来说,就算再郁闷也已经被这么多年的共同生活磨得没脾气了。 少年撇了他一眼,“哈,怎么可能?” “因为他已经追到这里来了。” “什么!”他吓了一跳,紧张地四处张望却没发现人影,“你怎么知道!” “不可说。不过,看来你不用紧张。”云游和尚推开门,大雨已经无影无踪,属于海滨城市灿烂的阳光从叶梢滴落浸入湿润的土地,“他是来接你回家的,为此自己也有些狼狈。快去吧。”云游和尚指了指下山的台阶, “不……不行!”他在大门边探头探脑,似乎真的在重叠的树影里看见一把伞的痕迹,“我这不是自投罗网吗?” “佛曰:缘来则聚,缘尽则散。”云游和尚双手合十,再度鞠躬,“你我的缘分今日已经到了。更何况,即使你再如何整蛊他,有哪一次他没有纵容你呢。” 少年哑然,良久默默收起了衣服。走到大门前时,他转身向着云游和尚恭恭敬敬地鞠躬,打了个响指,手中突然出现一朵小小的野百合。 “愿您此处香火长盛。”他将那朵野百合插入木门下的石缝中,随后一步步向山下走去。 “那位少年的故事就到此为止了。”云游和尚颔首,“我相信施主心中已如明镜,请回吧。” 情报到手,白鸦不再多作停留。踏出木门门槛时,他却惊讶地发现整座寺庙被漫山遍野的野百合围绕着。 “这是……” “是那位少年的馈赠。”老和尚依然背对着他,“自他离开之后,那朵花一年年地开花结籽,最终成了如今的模样。施主如果不介意,请随意摘折一支带走吧。这花越是折得狠,开得便越旺盛。” 白鸦蹲下身去,一支百合花落入他手心。 “谢谢您。”他说。熟悉的黑暗再度来袭。 +++++++++++++++++++ 想写兄控诡诈 如果是商业街会获得怪盗线的道具